双面人性的典型:南宋权臣韩侂胄,力主伐金

摘要: 双面人性的典型:南宋权臣韩侂胄,力主伐金 双面人性的典型:南宋权臣韩侂胄,力主伐金 韩侂胄,字节夫,河南安阳人,生于高宗绍兴二十二年(公元1152年)。北宋名臣韩琦之曾孙,父亲韩诚官至宝宁军承宣使,母亲为 ...
双面人性的典型:南宋权臣韩侂胄,力主伐金

双面人性的典型:南宋权臣韩侂胄,力主伐金

韩侂胄,字节夫,河南安阳人,生于高宗绍兴二十二年(公元1152年)。北宋名臣韩琦之曾孙,父亲韩诚官至宝宁军承宣使,母亲为宋高宗吴皇后妹妹,侄孙女是宋宁宗恭淑皇后。韩侂胄以父任入官,淳熙末,以汝州防御使知閤门事。绍熙五年(公元1194年),与宗室赵汝愚等人拥立宋宁宗赵扩即位,以“翼戴之功”,官至宰相。任内追封岳飞为鄂王,追削秦桧官爵,力主“开禧北伐”金国,因将帅乏人而功亏一篑。后在金国示意下,被杨皇后和史弥远设计杀害,函首于金。

绍熙五年(公元1194年),韩侂胄与宗室赵汝愚等人拥立宋宁宗赵扩即皇帝位。宁宗即位不久,韩侂胄就将赵汝愚遂出朝廷。从此,掌握军政大权达十三年之久。在擅权的前七年,他禁绝朱熹理学与贬谪宗室赵汝愚,史称“庆元党禁”。凡与党人有牵连的,不得任官职,不得应科举。

开禧元年(公元1205年),韩侂胄为平章军国事,立班丞相之上。在他当权的后期,为洗刷国耻,收复失地,全力发动开禧北伐,曾取得一些进展。同年五月,宋宁宗下诏伐金。但正式宣战后,南宋各路军队节节败退,韩侂胄遂遣使向金请和。

开禧三年(公元1207年),史弥远等人谋杀了韩侂胄,朝廷大权落入史弥远手中。韩侂胄被杀之后,朝廷没收了他和他的党羽们的土地。

嘉定元年(公元1208年),史弥远按照金的要求,凿开韩侂胄的棺木,割下头颅,送给金朝,订立了屈辱的《嘉定和议》。

在韩侂胄掌权任枢密院都承旨的后半段,他传达诏令,得到宋宁宗和韩皇后的信任,又得到朝中抗金主战官员的支持,其中,主力人物是参知政事京镗。京镗在宋高宗死时出使金朝,曾叱退金朝全副武装的卫兵,并要求金朝撤除音乐(表示哀悼)。宋孝宗称赞说:“士大夫平时都以节义自许,有能临危不变,象京镗这样的么!”京镗执政,支持韩侂胄,和赵朱集团形成对立。

朱熹初次见宋宁宗,就进讲正心诚意、人欲天理的道学。任侍讲后,进讲《大学》。以前的规矩是,单日早晚进讲,双日休息;朱熹则请改为,不分单双日和假日,每天早晚进讲。借着给皇帝讲书的机会,多次进札,对朝廷政务多加论议。朱熹又和吏部侍郎彭龟年,弹劾韩侂胄,并在进讲时,说宁宗被左右的人窃取了权柄。

绍熙五年(公元1194)闰十月,宋宁宗下诏免去朱熹的侍讲,并对人说:“朱熹所言,多不可用!”赵汝愚上奏谏,陈傅良、刘光祖、邓驿等纷纷请求留朱熹在朝,都被宁宗拒绝。彭龟年上书攻击韩侂胄,说:“陛下近日逐出朱某太暴,所以也要陛下逐去此小人”。彭龟年被贬官出朝。

庆元元年(公元1195年)二月,右正言李沐上言:赵汝愚“以同姓居相位,将不利于社稷”。赵汝愚罢相出朝,又被劾曾图谋篡权。

庆元二年(公元1196年)正月,赵汝愚在永州(今湖南永州)病死。京镗任右相。韩侂胄加开府仪同三司,权位重于宰相。韩、京等取得政权,上演了禁道学和北上抗金的大戏。

韩、京执政,朝中反道学的官员,纷纷指责朱熹道学的虚伪,称道学是伪学。庆元元年(公元1195年),右正言刘德秀上书,说道学是“依正以行邪,假义以干利”,“如饮狂药,如中毒饵”,“口道先王语,而行如市人所不为”。又说:“孝宗锐意恢复,首务覈实,凡虚伪之徒言行相违者,未尝不深知其奸。臣愿陛下以孝宗为法,考核真伪,以辨邪正。”请宁宗效法孝宗抗金,识辨道学。

次年八月,太常少卿胡纮上书,说:“比年以来,伪学猖撅,图为不轨,摇动上皇(光宗),诋毁圣德”。大理寺司直邵褒然上言:“三十年来,伪学显行。场屋之权,尽归其党”。

宋宁宗下诏:“伪学之党,勿除在内差遣”。十二月,监察御史沈继祖弹劾朱熹言行不一,说:“朱熹引诱两个尼姑做妾,出去做官都要带着。”“朱熹在长沙,藏匿朝廷赦书不执行,很多人被判徒刑。知漳州,请行经界,引起骚乱。任浙东提举,向朝廷要大量赈济钱米,都分给门徒而不给百姓。霸占人家的产业盖房子,还把人家治罪。发掘崇安弓手的坟墓来葬自己的母亲。开门授徒,专收富家子弟,多要束修(学费)。加上收受各处的贿赂,一年就得钱好几万。什么廉洁、宽恕、修身、齐家、治民等等,都是朱熹平日讲《中庸》《大学》的话,用来欺骗世人。他说的是那样,行为又是这样,岂不是大奸大憝!”沈继祖的弹劾已超出道学范围,多有攻讦。宁宗下旨,朱熹落职,朱熹门徒蔡元定送道州(今湖南永州道县)编管。

朱熹被迫上表认罪,说自己是:“草茅贱士,章句腐儒,唯知伪学之传,岂适明时之用。”并笼统承认:“私敌人之财”、“纳其尼女”等等,说要:“深省昨非,细寻今是。”表示要改过。朱熹门徒,纷纷离他而去。

这年,叶翥知贡举,和刘德秀等上疏,请将道学家的“语录”之类,全部销毁。叶翥主考进士,凡是考卷讲到程朱义理,一律不取。由是,儒学六经和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、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,都成为“世之大禁”。据说“士之以儒名者,无所容其身”。

庆元三年(公元1197年)六月,朝散大夫刘三杰上书说:“朱熹专于谋利,借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作文饰,对他下一拜,就以为是颜、闵;得到他一句话,就以为是孔孟之道。得利越多,越肆无忌惮,但还没有上边有权势的人给他支持。后来周必大作右相,想夺左相王淮的权,引用这帮人说大话,颠倒黑白,排挤走王淮。以后留正来,又借他们的党与做心腹。至于赵汝愚,素怀不轨之心。这帮人知道他的用心,垂涎利禄,甘为鹰犬,妄想得到什么意外的好处。以前的伪学至此就变成了逆党”。刘三杰最后说:“那些习伪太深,附逆顽固者,自知罪不容诛。其他能够革心易虑的人,不必都废斥,可以让他们去伪从正”。十二月,知绵州王沇上书,请置“伪学之籍”。

由是,宋宁宗下诏,订立伪学逆党籍。宰执四人:赵汝愚、留正、王蔺、周必大;待制以上:朱熹、彭龟年、薛叔似等十三人;余官刘光祖、叶适等三十一人;武臣和士人十一人;共五十九人。两年多后,朱熹病死。列入伪学逆党籍的人员,并非都是信奉道学,这就表明:宋宁宗的禁道学主要还在于反朋党,旨在清除朱熹所依附的赵汝愚一派官员,专任韩侂胄当政。


来源【赌博注册送28元体验金】,本文网址:http://www.hzxzc.com/wz-2282-1.html

相关阅读